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涓婚〉 > 生态文明 > 乡村文明 > 正文

产业兴旺,乡村才能振兴

来源:中国人大手机客户端 编辑:侯冠辰 时间:2019-06-22

       

        “2018年粮食产量13158亿斤,连续7年保持在1.2万亿斤以上;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7.9万家、营业收入14.9万亿元;建设一批休闲观光、乡村民宿、健康养生等园区景点,接待游客30亿人次、营业收入超过8000亿元;农村网络销售额突破1.3万亿元,其中农产品网络销售额达3000亿元。”4月21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作关于乡村产业发展情况的报告时说。

        报告指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8.7万家,其中国家重点龙头企业1243家。注册登记农民合作社217万家,家庭农场60万个。各类返乡下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达780万,“田秀才”“土专家”“乡创客”等本乡创新创业人员达3100多万人。

       “各地各部门推动乡村产业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与推动乡村全面振兴的要求,与实现乡村产业兴旺的目标仍有差距,在夯实农业生产基础、推动现代农业转型升级、增强乡村产业市场竞争力和综合效益、推动农民持续稳定增收等方面,还面临着一些困难和问题。”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在赴河南、河北、广西等7省区进行调研后表示。

      涉农人才队伍集聚难

        当前,各地乡村产业发展普遍面临缺人难题,农业农村创新创业缺乏人才支撑,既缺少与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相适应的经营管理、营销、电商、金融等人才,也缺少与乡村产业发展相契合的本土实用技能人才,外部人才引不来、本土人才难培养、优秀人才留不住等问题相互交织。

        “这种情况在整个西部地区的农村很普遍,如公共服务短缺、人才成长空间较窄、政策吸引力不强、支撑保障乏力、人才匮乏等问题越来越凸显。”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钺锋认为,乡村人才向非农领域流失现象严重,从事农业科研、技术推广和经营管理的乡村人才主要集中在行政机关、事业单位、企业或高校,乡村基层极度缺乏。高层次、高素质人才和复合型、创新型人才普遍短缺,新型职业农民整体文化程度不高。

        例如,重庆一涉农区,现有农村实用人才17500余人,仅占农村劳动力的4.2%左右,且以妇女和50岁以上男性劳动力为主。有的乡3000余名青壮年外出务工,占适龄劳动人口的70%左右。而据当地测算,要经营好该乡发展的中药材、经果林等产业,青壮年劳动力缺口至少在500人以上、技术人员缺口约50人。

        “基层干部奋斗在第一线,是农村发展的带头人,但由于‘5+2’、‘白+黑’、待遇低、工作苦等因素,特别是在江苏,很多人都不愿意在村里做这项工作。现在,年龄50岁以上的村干部约占70%左右,出现了后继无人的情形。”全国人大代表杨恒俊建议,加大农村基层干部的引进力度,提高待遇,完善用人机制,重视干部教育。这样基层干部才能有活力和干劲,队伍才能稳定。乡村振兴、实业发展,才会有无限的希望。

      把二三产业留在农村

        “发展乡村产业关键是把以农业农村资源为依托的二三产业尽量留在农村,把农业产业链的增值收益、就业岗位尽量留给农民。”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陈平华说,这是乡村产业发展方向性问题。只有把农业农村资源形成的一二三产业连接好,并把它们留在农村,把产业链产生的效益留给农民,才能够真正实现广大农民群众所期盼的美好生活。

       但目前是农村一产向后延伸不充分,多以供应原料为主,从产地到餐桌的链条不健全;二产连两头不紧密,农产品精深加工不足,副产物综合利用程度低,农产品加工转化率仅为65%,比发达国家低20个百分点;三产发育不足,农村生产生活服务能力不强,产业融合层次低,乡村价值功能开发不充分,农户和企业间的利益联结还不紧密。

        “关键还要把农业产业链的增值收益、就业岗位尽量留给农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孙其信说,必须认识到乡村产业不等于农业产业,乡村产业的内涵需要进一步拓展。特别是要把与乡村有关的服务业,包括技术服务业,甚至金融服务业作为乡村产业的必然内涵进行整体布局,而且要有效地发展。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认为,乡村产业发展应该以优质农产品为主要追求目标和发展方向,尤其是小众化、精品化、品牌化的农产品,让整个农业产业升级才是根本。加上互联网的传递及服务,一定能够促使这些优质的农产品稳步地发展。

        “在发展乡村产业中,特别要重视乡村养老服务业、健康服务业。鼓励城市退休人员下乡,不光可以提升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还能够把城市的财富与文明带到乡村,并增加乡村产业发展的人力资源。”郑功成说,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等要与农业农村部紧密配合,协同推进。如果把乡村养老服务业、乡村健康业发展起来,城市人能够下乡,城乡之间才能良性互动,相得益彰地共同发展,乡村产业发展才能有一个恒久的支撑力。

       发展二三产业需要土地,用地难仍是焦点问题,一方面现代农业配套设施用地和乡村新产业新业态用地难以满足,另一方面村庄建设用地闲置低效,农村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需要进一步提升。

        “推进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但二产三产用地时,一分地不给,怎么发展?我们要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实行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但是不是就拿不出一些地给农村发展二三产业?我们既要有‘红线’,也要有‘绿线’,既要开‘红灯’,也要开‘绿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杜德印说,现在乡村用地有2.9亿亩,但土地利用率很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全国大约有5000万亩。我们要认真研究和解决这个问题,既要治违法,又要开辟一些合法途径,这样才能依法有序健康发展农村产业。

       “缺钱”仍是制约农村发展因素

         在审议报告时,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普遍认为,要加快解决制约乡村产业发展的人、地、钱问题。

        从全国人大农委的调研看,“融资难”尚未破题,全国仍有1314个基础金融服务空白乡镇,农村有效抵押担保物不足,授信农户仅占全国农户总数的39.8%。2018年全国涉农贷款增速5.58%,比各类贷款平均增速低7个百分点,农林牧渔业贷款增速比涉农贷款增速还低3.78个百分点。

        农户经营贷款、农民合作社贷款占比不高。例如,黑龙江省2018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余额227.1亿元,仅占全省涉农贷款总量的2.7%。

        对于“钱”的问题,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也认为,乡村产业稳定的资金投入机制尚未建立,金融服务仍明显不足,土地出让金用于农业农村比例偏低。农村资源变资产的渠道尚未打通,阻碍了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进入乡村产业。

        同时,还有一些地方,“钱”是有了,但如何统筹整合又出现问题。比如,目前从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农业投资,但实践中,涉及行业部门较多、整合难度较大。就外部来看,涉及发改、财政、扶贫、农口等部门;就农口部门内部来看,涉及农业农村、林草、水务、水保、果业等部门。

        针对这些问题,全国人大农委在调研报告中建议,进一步推动乡村产业发展,要推动建立以财政资金为基础、社会资本广泛参与、金融服务有效的投入保障机制。例如,加大对农业科技创新、农田水利建设、购置适合特色产业发展小型农机具的财政补贴力度。提高对粮食生产大县的中央财政保费补贴力度,缓解地方财政保费补贴和农民个人缴费压力。

        创新投融资机制,鼓励地方设立乡村产业发展基金,发展农业领域PPP模式。在有效防控农村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发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促进农村商业银行回归服务农业农村本源,加大普惠型涉农贷款投放力度。加强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建设,推动对农户和新型经营主体的授信评级,解决农村有效抵押担保物不足等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那顺孟和希望在国家层面上建立服务“三农”的政策性银行。“现在对农村资金的投入,特别是贷款,真正服务农业的是信用社,几个大的国有商业银行不愿意投钱。信用社贷款利率高,而且周期短,已远远不能适应现代农业的发展需求。”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张光荣说,融资难题一直是制约农牧区特色有机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应该下决心拓展涉农企业融资渠道,创新涉农贷款的担保办法,鼓励和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牵头,组建担保机构或者设立互助担保基金。同时,要充分发挥政策性银行的功能作用,对民族贫困地区涉农企业贷款给予利率优惠,加大贷款贴息支持力度,鼓励企业利用资本市场融资推动产业发展。

责任编辑:韩宏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 联系我们 |


Top